政府企业同步让利期待改革“快些再快些”

发布时间:2015/09/17 来源:新华网 阅读次数:6159 

     新华网杭州9月16日电(记者黄筱 朱涵)“开出租车8年,‘份子钱’总算降了,一个月少了1300元。” 不久前,在浙江义乌开出租的安徽人陈福东接到公司通知,从七月起“份子钱”从原来的8000元降到了6700元。

   今年5月,义乌市出台《出租汽车行业改革工作方案》,明确将逐步取消出租车营运权使用费,同时逐步放开对出租车数量的管控,实现出租汽车市场化资源配置。作为中小城市出租车行业改革“探路者”,义乌的做法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多年来,出租车行业改革之难困扰各地。业内人士表示,义乌敢于“动真格”是因为此前义乌的出租车行业已经行至“崩溃边缘”。

   作为国际知名小商品城的义乌,每日外来的采购商就达数万人,常住和流动人口有200多万人。此前7年,义乌全市的出租车一直维持在1300余辆,远不能适应市场需求,导致“黑车”横行,数量一度达到出租车的十倍之多。另一方面,出租车司机也承受着高额“份子钱”之重,一辆出租车一年缴纳的“份子钱”高达近十万元。

   义乌市市委书记李一飞说:“长期以来,义乌的城市交通被出租车问题‘绑架’。”出租车改革的主要思路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占决定性作用,最终把属于市场的事还给市场。

   记者日前在义乌看到,路上新增了不少全新出租车,而在小商品市场、火车站、汽车站等过去“黑车”集中的区域,很难再见到“黑车”身影。“现在打车比以前容易了,而且所有出租车都安装了电子导航、行车记录仪和服务评价器,我们坐车的时候更放心了。”市民王刚说。

   “250辆新车陆续投放市场,新增车辆并未冲击原有市场,市场秩序反倒更好了。”义乌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局长周荣兴告诉记者,政府降低营运权使用费后,大部分出租车企业都主动降低900-1000元的月承包费,同步给司机让利。

   “‘份子钱’减一点,收入就多了一点。”出租车司机胡一明算了笔账,现在一天500多元的营业额,扣除220多元的“份子钱”和油钱,还有大约200元的盈余,而以前光“份子钱”就接近300元,司机为了挣钱只能偷偷拼客、挑客,甚至不打表“宰”外地客。

   与此同时,义乌通过公开摇号招选,新增了5家出租车营运公司,全市出租车营运公司增加到11家,并且明确支持打车软件平台,推进多种电召服务方式,满足市民个性化需求。义乌市恒风运达出租客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就是一家新公司,总经理王亚胜说:“我们目前正在与滴滴快的公司谈合作,希望探索规范化的服务模式,把新业态的优势‘嫁接’到传统出租车上。”

  除了有序放开政府管控,让出租车营运公司自主参与市场竞争,价格上也将从政府定价模式向政府指导价、行业定价、协商定价机制过渡,根据市场供求状况和营运成本变化情况,调整出租汽车起步价、公里租价等标准,确保2018年能够平稳实现完全市场化资源配置。

   义乌市交通局局长吴朝晖认为,义乌出租车改革另外一大亮点是稳妥推进多方利益的协调。义乌原有的1300辆出租车中,有近500辆是承包人个体所有,产权关系不清晰、承包模式复杂。“我们根据义乌实际,以出租车经营权换股权,允许原出租车约定承包人以原车辆换算成股份,入股新成立的出租车营运公司,义乌出租车行业将不再有个体户车主。”吴朝晖说。

   然而,出租车改革必将触及多方利益,例如降低营运权收费后,义乌市财政收入将直接减少近千万元;放开市场准入和数量管控后,出租车公司的垄断地位也将受到冲击。

  “新公司的成立、专车的出现对出租车公司而言都是‘狼来了’。”万方交通公司汽车出租公司经理陈谨说,出租车公司必须改革,从管理型企业向服务型企业转变。也有出租车公司表示,正在考虑将司机员工化,以稳定司机队伍、提升员工素质。

  对于这些改革,义乌当地的出租车司机普遍表示欢迎。陈福东说,期待改革的进程“快些再快些”。


图片资讯
后宅街道:打造绿色环保、智慧
上溪镇:让现代与古典融合 提
义亭镇:农业为基 要让红糖香
佛堂镇:让道路更畅通 让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