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小城镇的美丽嬗变

作者:楼一强 发布时间:2017/08/08 来源:义乌商报 阅读次数:5459 

 

8月行走义乌城里乡间,处处新美如画:道路变宽了,环境变美了,垃圾堆不见了,特别是沿街“拦路虎”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各处街道两旁鳞次栉比的商铺、熙熙攘攘的行人和川流有序的车辆……


  短短一年,小城镇即有如此巨变,一切归功于义乌市委市政府的铁腕整治。


  去年以来,为贯彻落实省委、市委城市工作会议和全省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会议精神,补齐小城镇发展短板,加快推进“两美”义乌建设,我市按照全面推开、分类推进、突出重点、循序渐进的总体思路,排出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的任务书、时间表、作战图,明确了阶段目标、重点任务和实施步骤,强化工作责任,落实政策保障,出台工作举措,以规划设计引领、卫生乡镇创建、“道乱占”治理、“车乱开”治理、“线乱拉”治理和“低小散”块状行业治理等6个专项行动为重点,用时不我待的紧迫感,自我加压,提出了“三年任务两年完成”的工作目标,全面落实“一加强、三整治”(即加强规划设计引领,整治环境卫生、整治城镇秩序、整治乡容镇貌)23项工作任务,快速而全面提升小城镇生产、生活、生态环境质量,为全省小城镇发展提供了“义乌样板”。


  规划领先,158名规划专家把脉问诊


  今年2月15日,副省长熊建平来我市考察城市规划设计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等工作时指出,义乌的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工作,一定要牢固树立规划先行、设计先进的理念,紧紧围绕城市定位,突出城市特色,以国际化的视野和一流的标准,统筹推进,全面提升城乡建设水平,全力打造具有商贸特色的精品城市。


  市委书记盛秋平更是在多个场合强调,全市上下要站在打造世界“小商品之都”的历史高度,准确把握定位,强化规划引领,树立核心意识、大局意识,把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工作作为加快世界“小商品之都”的重要环节来谋划建设,当作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有力抓手来推进;要深入推进全国首批城市设计试点工作,把“东方风范、国际风尚、江南风韵、异域风情”的城市设计理念,落实到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中去;要发展全域旅游,因地制宜、发挥优势、彰显特色、补齐短板,打造美丽义乌,让百姓得到更多实惠。


  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市长林毅特别强调,各镇街要认真规划,加紧行动,明确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工作任务,依据规划集中精力将环境综合整治工作抓在手中、干在实处,积极开辟环境综合整治大战场。


  现场就是战场,现场也就是考场。为进一步强化规划引领、提升整治档次,我市开创性地推出了“驻镇规划顾问”机制。今年6月23日,我市“驻镇规划顾问”聘任仪式在市委党校举行,首批3位来自浙江大学的专家受聘担任佛堂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驻镇规划顾问”。如今,这3位“驻镇规划顾问”已全程为佛堂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提供了相关咨询服务。


  “有项目必规划,无设计不动工”。在推行“驻镇规划顾问”机制的基础上,我市还专门组建了拥有158位成员,分别来自规划、建筑、市政、园林、卫生、环保、文化创意、古建筑保护、管道线路等领域的专家库。邀请各路专家,采取“望、闻、问、切”四诊法,开展“规划设计回头看”,进一步加强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规划设计引领作用,确保我市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始终走在前列。


  “望”,即看现场、查资料,走访各镇街建设或者规划现场,查看规划设计相关成果资料;“闻”,即听思路、听介绍,听取规划总体思路、总体目标和总体计划介绍;“问”,即问情况、找问题,了解整治规划设计方面问题,了解群众对整治行动知情度和满意度,查找规划设计定位问题、可行性问题、可操作性问题等;“切”,即深剖析、明方向,整治办牵头对前期收集的问题进行深入剖析,提出合理建议意见,并通过相应方式,最后形成“处方”向各镇街反馈,指导各镇街开展下一步工作。


  大整大治,掀起“改天换日”工程


  大街小巷干净整洁、交通秩序明显改善……在千年古镇上溪镇,一幅整齐、洁净、有序的美丽画卷正徐徐展开。


  自全省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开展以来,原本在义乌14个镇街中,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基础最薄弱的上溪镇,一跃成为《全市文明城市创建考核》先进镇。成绩的取得,靠的就是党员干部敢拼敢干的精气神。


  短短几个月时间,上溪镇通过完善镇区基础设施、创新镇区管理手段、开展专项整治等方式,不断改善镇区面貌、提升镇区品位,掀起了全民参与环境综合整治、共同扮靓家园的热潮。在这一活动中,广大党员干部埋头苦干,任劳任怨,上溪镇政法办主任胡海波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自从接受上溪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工作任务以来,胡海波明显感到三个“不够用”,一是脑子不够用,二是时间不够用,三是手机的电板电量明显不够用。但令人欣慰的是,胡海波自己也不曾料想到,一路“挺”过来“熬”下去,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他和他的工作团队,已然在上溪镇基本达成了环境卫生整洁、城镇秩序井然的目标,这对于千百年来实行自发式松散型集镇管理的上溪镇来讲,无异于完成了一项“改天换日”的工程。


  刚接到任务时,曾经到外地考察过的胡海波心里也是一阵发怵,就拿镇区最繁华的几条街道来说,明明有的是四车道,但因为占道经营,每侧至少凭空被占去了一个半的车道,中间剩下的不足一个车道,两对面的经营户还经常发生你推我搡的局面。而上溪镇的占道经营,可谓是由来已久,早在明清年代,这里便是浦江、金华一带进行物品交易的大集市,上溪人自豪地把闹哄哄的景象看作一种繁荣的象征。因此,即便镇区有了新规划,给房子与房子之间预留了宽畅的大马路,但上溪的商户们也会习惯性地把道路给占满。胡海波心里明白,要改变这一陋习,要比登天还难。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镇领导的安排、帮助和协调下,胡海波会同交警、交通、执法、派出所、市场监管,以及市场服务所、公路管理所、社会事业办、规划建设办等部门的同志,和上溪镇占道经营这一陋习展开了一场长达数月硬碰硬的较量。这期间,胡海波的忙碌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幸亏通讯方便,沟通指挥起来较为迅捷。他说,这些日子里,电话多得手机只能时刻处于充电宝充电状态,而每到月中,移动客服就会发来短信,提醒政府虚拟网网内免费拨打的时间已经用完;为了不忘事,他还养成了在手机记事本里记事的习惯,每天晚上临睡前罗列好第二天需要办理的事,第二天再做一条划一条,然后把第二天需要跟进的工作给补充进去;鞋子和衣服,换成了最轻便的运动装,以便随时可以把自己拉出去溜溜,跟着外聘的城管、保安去巡街;尽管有了戴草帽的习惯,但原本白皙的皮肤,也在三伏天里晒成了古铜色。


  几个月坚持下来,原本在考核中一直垫底的上溪镇,终于有了可喜的变化:不仅镇区街道全部回归了宽敞的四车道,而且,巡查人员由最初的90人,减少到现在的50人,工作日益轻松,甚至连自己的身体也因为不停地行走而变棒了。


  对于沿街房东、周边住户及承租商户来说,效益则更为显著——— 因为不能摆放到外面占道经营,店面变得更好租了;因为道路宽畅,居民住户出行更方便了,时不时地还牵家带口出来散步购物,一定程度上拉动了消费。这里,还发生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上溪镇区有个远近闻名的“阿宝”炊饼摊,经营者“阿宝”好于打牌,平时只有等他打牌输了,顾客才有机会吃到他做的炊饼。现在,却因为他再也坚持不住已经整整“坚持”了数十年的占道经营,被“赶”进了店铺。他不得不改变赌博陋习,每天坚守在被其称为“花高价”租来的炊饼店里,一门心思搞经营,而今正谋划着开第二、第三家分店。
 
  创新举措,“文明锁”锁住“文明心”


  在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全省铺开之际,佛堂镇被列为44个省级重点镇之一。


  今年4月,交通基础设施和智能科技总投资达4500万元的佛堂交通专项规划编制通过省整治办专家组评审,佛堂镇着力打造全市“最严”交管区。赶在这个节骨眼上,在市公安局办公室从事了3年文秘工作的金文强“临危受命”,从车管所副所长的岗位上被派往佛堂镇协助开展“车乱开”和“道乱占”的整治工作。


  佛堂镇是义乌建成区面积最大、集聚人口最多、综合实力最强的第一大镇,是义西南地区的经济、文化中心。初到佛堂,善于观察、善于动脑的金文强便对主镇区杂乱的人流、车流有了最直观的印象。“虽然20人的镇区交警分队力量不弱,但面对时常不期而至的拥堵,总有疲于应付之感。”为了掌握工作主动权,把最好的警力用在刀刃上,金文强首先想到了合理配置警力的问题,继而开创性地提出了“实施一刻钟高峰岗”的想法。


  来到佛堂的第一件事就是带队穿梭于大街小巷,经过一周时间的层层“把脉”,金文强和他的战友们基本摸清了镇区交通的“脾性”。根据拥堵点、拥堵时段,初步设置了十个高峰岗。“以前只知道埋头苦干,像无头苍蝇,关键几个容易‘打结’的部位解开后,现在交通明显改善,这个‘点子’好。”群众满意度提高了,路面执勤队员心里美滋滋的。


  “‘精准用警’是治理‘车乱开’和‘道乱占’交通乱象的基本思路。‘一刻钟高峰岗’就是贯彻了市公安局集约使用警力的理念,用最小的行政成本换来了实实在在的工作成效。”金文强介绍。


  紧接着,金文强倡议的一把“文明锁”迅速锁住了佛堂市民的“文明心”。初到佛堂,金文强的第一感受就是电动车特别多,差不多有1.7万辆各式电动车满街跑,随意行车随意停放成了路面的一大顽疾。


  “管理机动车法律支持足、抓手多,但电瓶车等非机动车‘乱停放’问题着实让人头疼。”2017年1月,领导在工作讨论会上的这句话深深印在了金文强心里。会后第二天,金文强就有意识地与熟识的沿街店面业主谈论非机动车“乱停放”问题,默默收集工作建议。


  “能不能不要罚款就起到很好的教育作用呢?”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金文强心头。几天后,金文强决定带队试一试一个新“点子”——— 用“文明锁”规范非机动车不文明停车行为:一旦发现随意停放车辆,交警即用颜色醒目的钢缆锁进行“上锁”,并贴上黄色的“违法停车行为告知单”进行“黄牌警告”,车主可拨打告知单上的值班电话请求“解锁”,但需接受教育并签订“保证书”。


  “文明锁”一经推出,社会效果和反响就大大超出了预期。如今,不仅开车规矩多了,而且需要停放时,都会从缺口绕至行道树下面,等停放整齐了再离开。


  此外,“残疾车”非法营运也是佛堂镇道路的一大顽疾,最高峰时达千辆之多。经过联合专项“严打”,镇区内“残疾车”基本绝迹。如何持续巩固、深化,防止死灰复燃是金文强关注的又一热点问题。他和战友一道,通过采取日夜排查停放点、清理非法改装售卖点等措施,目前佛堂镇已经实现对残疾车的萎缩化管理。


  变革机制,“洋街长”在“洋街区”理出中国规矩


  在整个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过程中,我市不断自我加压,不仅提出了“三年任务两年完成”的工作目标,而且自动请缨,将工作任务扩大到了全市全域范围。由此,主城区闹市街区长春六街的“洋街长”应运而生。


  2014年6月5日,在中阿合作论坛第六届部长级会议开幕式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讲话中特别提到了约旦商人默罕奈德在中国创业的故事。作为“一带一路”重要战略支点城市,义乌正以开放包容的姿态朝着“现代化国际性商贸城市”发展,目前有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5万名境外客商常驻。仅在毗邻国际商贸城的长春小区,就有百余家外国人开的餐厅,他们像花餐厅老板默罕奈德一样,把原汁原味的阿拉伯饮食文化带到了义乌,也把义乌当成了他们的第二故乡。


  为增进与外商的沟通和交流,便于管理,福田街道在外商聚集较多的工人北路、长春六街等路段,特别邀请了三位外商代表担任市民街长。


  这三位“洋街长”,一位来自阿塞拜疆,两位来自哥伦比亚,都在义乌定居经商多年。来自哥伦比亚的Fabio感慨地说:“虽然我们早就把义乌当成第二故乡,但身在异国他乡,难免有时候会产生漂泊感,感觉和这座城市联系不够紧密,这次能获聘市民街长参与到城市管理工作中来,让我们有了更多的融入感和归属感,内心很温暖,觉得自己是一名真正的义乌人了。”


  面对三位“洋街长”,市行政执法局福田大队的大队长盛军中不停地伸出大拇指点赞。8月7日下午,盛军中陪同记者来到国际商贸城对面的长春六街一带采访。据他介绍,长春小区是外商比较集中的小区,沿街很多门面都被外商租用开饭店,外商习惯在店门外圈一块空地,搭起大帐篷招揽同胞前来聚会。然而,这一做法,却极大地阻碍了行人通行。为此,“洋街长”之一的阿西福,以前也没少受到“惩罚”,被发放整改通知书,并暂扣帐篷和沙发。后来,通过不断的沟通交流,阿西福逐渐意识到,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规矩,既然来到中国,来到义乌,大家就都要遵守这个地方的规矩。如今,阿西福除了自觉将所有物品“各就各位”之外,还去劝导沿街的其他商户遵守规矩。阿西福说,“市民街长”这个身份,让他对城市管理有了新的认识。“身为城市家园的一份子,每个人都不是看客。如果大家都按规矩来,城市将变得更加干净整洁有序!”


  盛军中告诉记者,“洋街长”们的荣誉感和责任心特别强,每次巡查,都会带上亲朋好友一起参与劝导,而沿街商铺的经营人员看到外国朋友都这么热心于环境治理工作,都会非常配合。


  平时,“洋街长”们会主动将一些需要执法部门参与查办和管理的问题拍下来,发到街长群里,告诉执法人员要及时予以查处。每每遇到这种情况,福田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必定会放下手头的工作,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及时查处,给“洋街长”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因地制宜,珍珠成串熠熠生辉

  规划先进,也需掷地有声。


  在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过程中,每一项工作,我市都有一套完善的督查考核机制,不仅有考核验收办法,还出台了对乡镇(街道)的考核办法和对中心镇、一般镇、乡(镇)、街道的分类考核标准,定期开展考核验收,定期通报考核排名。对考核优秀的乡镇(街道)以及先进工作人员以市委、市政府名义通报表彰。及时开展“回头看”,巩固整治成效。建立督查巡查机制,不定期开展各种形式的检查活动,督促整治进度,发现存在问题,及时研究解决,收获显著成效。


  ——— 早在今年2月份,我市佛堂镇、上溪镇、大陈镇杜门村的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规划方案就在金华市评比中获奖,并由金华市推荐作为规划样板报送省整治办。其中,佛堂镇和大陈镇杜门村两个“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规划方案”脱颖而出,荣获省第一批考核乡镇优秀规划方案,方案简本被纳入浙江省优秀方案集。


  ——— 佛堂镇从“优化整治规划、严查道路违法、加强整治宣传、健全保障机制”四方面着手,奋力推进“车乱开”整治工作,有效改善道路交通环境。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开展以来,佛堂主镇区共增设大型停车场5个、小型停车点26处,增加停车泊位近2000个;引入停车收费系统,提高泊位流转利用率;打造交通“严管街”5条,查处10类重点交通违法行为22000余起。


  ——— 上溪镇以“突出规划引导、先行试点示范”为抓手,确定“规划前瞻务实整治、建设整治同步推进、强电弱电规范分离、管道线杆共建共享、管理维护统一负责”原则,让“千张网”变成“一根管”,使“天上架”改为“地下穿”,科学、稳健、有序开展“线乱拉”整治工作,积极推进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全面提升城镇“颜值”。


  ——— 义亭镇明确了“红糖之乡、健康义亭”城镇发展战略定位,共安排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项目49个,并根据计划“三年任务两年完成”的要求,全面展开了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


  ——— 后宅街道以“都市门户、乐活后宅”为城镇发展战略定位,吹响了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冲锋号,开展五大类53小项整治工作,全力推进综合整治工作,有效提升辖区整体基础设施,持续改善城镇环境面貌。


  ——— 苏溪镇为进一步补齐小城镇发展短板,加快推进“两美”苏溪建设,建立了全年“一周一主题、一周一丈量”的工作机制,推行周末“用脚步丈量”工作法,确保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能有效地快速前行,用“脚步”描绘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中的异样“色彩”。


  ——— 浙江省美丽乡村示范镇大陈镇,借力“旅游节”与“采茶节”,挖掘与提升大陈“茶桑文化”,全力推进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打造“美丽大陈”,促进大陈镇全域旅游产业发展。此外,大陈镇还陆续举办端午节系列、亲子休闲马拉松、自行车公开赛、猕猴桃文化节、“至美大陈、风景如画”摄影比赛等活动,推行公德意识,确保环境综合整治行动常态化、长效化。


  “凤凰涅槃”,叩响块状行业转型升级之门


  一头连着城市,一头连着农村,小城镇作为城与乡的“纽带”和“黏合剂”,在城乡发展中,扮演着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对我市未来的发展而言,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已成为我市转型升级系列组合拳的新招法,促使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升级,并最终实现“腾笼换鸟”“凤凰涅槃”,为义乌带来了全新的发展机遇。


  ——— 改革开放以来,义亭镇基本形成了以饰品、针织、五金、建材、卫生纸巾等为主导产品的工业经济发展格局,全镇目前拥有各类企业一千多家。而在发展过程中,“低小散”现象严重影响了城镇面貌、产业结构优化,乃至出现安全生产隐患等问题。对此,义亭镇多管齐下,以“四无”企业(作坊)为重点,创新机制,标本兼治,全面开展和深化“低小散”块状行业整治提升工作。据不完全统计,全镇已经整治搬离“低小散”企业89家,引入浙江海龟科技有限公司创办了“义亭高新企业孵化园”,引入杭州圣淼科技有限公司与杭州梦想小镇共同创办“梦想E商”孵化园;城西街道则对工业功能区内的89家企业实施关停或搬离,加快淘汰存在“四无”、“低小散”问题的企业,倒逼腾笼换鸟,实现宗地企业向规模化和中小微园区化的重构发展,全力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发展。


  ——— 素有“拨浪鼓发源地”之称的廿三里街道,工业经济迅猛发展,行业涉及饰品、玩具、工艺品、针织袜业等。其中,堪称小商品生产企业“金工车间”的模具行业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据不完全统计,散落在廿三里街道大街小巷的模具生产加工作坊、企业就达到170家左右。它们绝大多数租用民房摆放设备作为加工车间,呈现“低小散”状态,存在产业层次低、安全隐患、污染环境、违法搭建等问题。对此,自去年以来,廿三里街道以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为契机,充分挖掘利用民间资本搭建创新创业平台,铁腕倒逼、政策激励、平台引导,层层递进,推动了模具行业整治提升,从而促进相关行业整体转型升级。


  ——— 饰品是义乌的传统优势产业。2016年底,全市在市场监管局登记注册的饰品加工(不含电镀)企业及个体加工户约有13500家,其中企业2500余家、个体户11000余家。整个饰品产业集群从业人员15万,产值约200亿元,约占全市总产值的11%。而对于整个产业群来说,饰品行业存在着单个企业规模小、经营能力分化严重、饰品加工企业“低小散”、同质化竞争明显、企业创新能力弱等问题。对此,义乌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未雨绸缪,积极实施“互联网+”战略,“聚饰云”发展平台通过构建“产业创新综合体”,推进了饰品产业整体转型升级。截至今年6月份,“聚饰云”产业平台在全国布局了1500个网仓平台,使供货周期比传统采购缩短60%。平台注册企业用户已达9182家,活跃供应商1298家,活跃用户数39027人。平台累计实现交易额1.3亿元以上,其中材料市场月交易额1800万元,累计交易额超1.2亿元;成品市场月交易额200万元,累计交易额超1000万元,预计2017年底平台交易额将突破10亿元。

 


图片资讯
安全隐患:兄弟,别低头看手机
@义乌市民 直行也有待转区
全城大树“刷白”穿“新衣”越
医院志愿者和小朋友一起学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