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搜索:
推荐资讯:
林则徐后裔来义“寻”匾
作者:徐庆丰 金滢 发布时间:2017/09/11 来源:义乌商报 阅读次数:1977 

t43b_b.jpg

林则徐后裔林岷女士参观培德堂(右前一为王萃潮老人)

t44b_b.jpg

林则徐题写的“培德堂”匾额及其画像、座右铭


  9月初,林则徐六世嫡孙女、林则徐研究委员会会长林岷教授,风尘仆仆地专程从北京第一次踏上义乌土地,

到佛堂镇田心村瞻仰林则徐题写的“培德堂”匾额,探寻发生在先祖与田心村百姓间的动人故事。

  “老人家了不起啊!您用聪明与智慧为国家保护了这块‘培德堂’牌匾,我也代表林则徐后人感谢您!”当天,在培德堂古宅内,林教授紧紧握住田心村88岁老人王萃潮的双手表示诚挚感谢。

  林则徐手书“培德堂”赠王氏兄弟

  培德堂位于佛堂镇田心四村,以其悬挂于中进厅堂上首的“培德堂”大匾额而出名,其匾额上的字,由180多年前虎门销烟的爱国名臣林则徐手书于清道光乙未年(1835)。培德堂以其精湛的木雕、砖雕、石雕工艺为一体的古建筑,被命名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放手上海大生意不做而反哺归义回村服务的田心村委主任王政安,向林岷介绍了建造培德堂与林则徐手书“培德堂”匾额的故事。

  道光年间,田心村王恒魁四兄弟是名闻遐迩的“慎可火腿行”慎可公的后代,并在苏州开设“慎可火腿行”。1835年,苏州城区瘟疫四起,染病者既吐又泄,造成社会恐慌。王恒魁看在眼里,甚是焦急。略懂医术的他知道火腿猪爪可治肚泻,遂把所有火腿的蹄爪截下,肉煮成汤,骨研成粉,分送给患者服用。欣喜的是,这一招果见奇效,顿使病势大大削减。

  当时正在苏州担任巡抚的林则徐深为王恒魁济世救民的义举感动,得知王氏兄弟正在老家义乌田心建造新厅,遂欣然提笔,挥毫写下“培德堂”三个铿锵有力的颜体大字,并制成金匾,直接送到田心,高高地悬挂在新宅大厅的上横头。从此,新厅也叫“培德堂”。消息一传开,王恒魁斩去腿爪的火腿一时被抢购一空。同时,田心村的火腿生产也到了兴旺时期。王恒魁“慎可火腿行”不顾个人得失,截下火腿爪,救民于水火的济世义举,一时传为美谈。

  王萃潮老人用智慧保护国家文物


  培德堂建筑坐北朝南,分前后三进,总占地面积1140平方米。经历了100多年的风风雨雨,这块长2.8米、宽1.85米的匾额依然悬挂在田心新厅中堂上首。只见“培德堂”三个阳刻镏金大字,苍劲有力,雄浑饱满,上款为“道光乙未岁”,下款署“少穆林则徐”,并盖有朱红篆刻方章一枚。


  这时,拄着拐杖站在林岷身边的王萃潮老人,激动地向她讲述起当年自己保护“培德堂”匾额的故事。


  作为“培德堂”的世孙,王萃潮从出生到50多岁一直居住在“培德堂”里,日夜守望着“培德堂”匾长大。1967年的一天,田心村的红卫兵在破“四旧”时,决定对“培德堂”匾额实施“革命”。这件事被王萃潮听到了。他深知这块匾额对家族的重要性,准备把它拿回家藏起来。可仅凭自己一人如何摘下偌大的匾额?情急之下,王萃潮看到白墙上的标语口号,灵机一动。他找来一张大红纸,请村内一位有文化的村民在纸上写下当时最流行的毛主席语录:“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并连夜赶在“红卫兵”来之前,将红纸盖在匾额上。


  第二天,“红卫兵”扛着长梯,举着锄头来了,抬头看到标语,傻了,撕也不是,破也不是,纠结半天,只得作罢。就这样,“培德堂”匾额因王萃潮的勇敢和机智被巧妙地保护下来。1997年香港回归,王萃潮又自费请人描画了一幅林则徐像,将画像裱起来,置于匾额正下方。


  “林公题写的这块金字牌,是100多年来王氏后人的骄傲和宝贝,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它。”谈及往事,老人脸上满溢自豪和欣慰。


  林则徐后裔感谢田心村百姓


  身为林公后裔的林岷教授,缘何想到来义乌呢?


  原来今年清明节期间,林岷教授在参加河南武陟嘉应观“感恩黄河,祭祀河神”活动中,遇见了来自义乌的几位文友。嘉应观供奉着中国历史上清亷勤政的16位黄河总督。其中就有道光年间任河道总督的林则徐与清顺治年间任河道总督的义乌人朱之锡。其间,听义乌文友说起,义乌至今还奇迹般地保存着林则徐书写的一块“培德堂”匾额,她当时便爽快表示,7年前曾听说过义乌有块林则徐题写的牌匾,过段时间一定要找机会到义乌看看。


  远道而来的林岷一边细细参观这座田心村最有名的古建筑,一边认真倾听一个个和“培德堂”有关的动人故事,心中充满着感慨和感动。


  “此匾来之不易,看‘培德堂’三个字,真如林公之风骨,它也倾注了林公对田心人厚德载福的敬仰。”林岷说,先祖林则徐有三子三女,二子林聪彝即是她的高祖。林聪彝和林则徐生活时间最长,无论是林则徐虎门禁烟,遣戍新疆,还是林则徐从新疆启用为陕甘总督、云贵总督,以及林则徐告老还乡,林聪彝始终跟随在父亲身边。


  据林岷介绍,林则徐三子林拱枢秉承其父公正廉洁为官之道,参与平反了清代著名的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另外,沈葆桢是林则徐的外甥也是他的女婿,秉承舅父(也是岳父)传承,在洋务运动以及抗击日寇侵台、开发台湾中卓有贡献。她的曾外祖父陈宝琛,饱读诗书,是清末帝师,其女便是她的奶奶。祖父林炳章是清末福建高等学堂监督,兼任“去毒总社”社长。“前不久有位国家领导人曾对我说,林则徐不仅仅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并勉励林公后裔,一定要弘扬好他正气凛然的爱国精神。正因如此,我才匆匆赶到义乌,来寻找林公与义乌田心‘培德堂’的故事。”


  听完王萃潮老人的保匾故事,看着左右楹柱上,用大红纸写着林公的座右铭“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林岷为老人的智慧和勇敢深深叹服。


  “我代表林则徐后裔及林则徐研究委员会全体同仁向王萃潮老人,表示深深的敬意和谢意。我把‘爱国者美’这四个字,送给老人,祝他健康长寿!”林教授由衷地说,作为林氏后人,她深深地感受到了林则徐这位民族英雄在人民心中的魅力,感受到了他与田心村人的心心相通。王萃潮老人用自身行动为当代中国讲了一个很好的爱国故事,也给她上了一堂很好的爱国主义教育大课。


  林岷建议,将“培德堂”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