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要“绿色跑步” 也要“绿色金融”

发布时间:2018/01/30 阅读次数:631 


鲁政委,湖北随州人,经济学博士,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兴业经济研究咨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特邀成员,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新供给50人论坛成员,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第二届个人会员理事,西安交通大学兼职教授,武汉理工大学兼职教授,深交所绿色金融方向博士后指导专家组成员。

22.png

有这样一位首席经济学家,他不仅深耕宏观经济、绿色金融等领域,还是跑步的拥趸

他,就是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他看来,跑步在某种意义上是能够激发工作生活热情的催化剂,是他研究工作中灵感和热情的源泉。

跑步是件重要的事儿

就在1月17日早上,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专访前,他耗时38分51秒,沿着酒店外的长安街沿线跑了7.26公里。

他为在旅途中跑步这项爱好起了个名字叫城跑集邮”——即每出差到一个城市,只要当地条件、环境允许,都会换上跑鞋,到公园、大马路、酒店周围跑上个几公里。

鲁政委因高效与多产在国内经济业界有口皆碑:他1月17日的手机备忘录里就放满了10天之后的工作安排,他每年独立完成大约70篇研究报告,亲手制作上百场会议的PPT,60%左右的时间在出差中度过,最近三年每年飞行航程超过10万公里。

就是在如此忙碌的工作中,他跑过了北京的长安街及其沿线、北大未名湖和玉渊潭公园,跑过了海口、厦门和青岛的海岸线,上海、长沙、银川、泉州等几十个大中型城市都留下了他的跑步足迹。就在如此快速的节奏中,他常常提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宏观经济走势研判和建议,甚至有时会区别于大多数经济学家的主流预测,但事后看来却较为精准。

鲁政委1997年开始进行我国经济研究,2006年加盟兴业银行市场研究团队。2007年,就在他刚刚博士毕业进入兴业银行工作不久,其对存款准备金率的精准预测就让他一战成名。当时,在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全年准备金率最多只会上调四次的情况下,他大胆预言全年存款准备金将最多上调七次、很快将达到15%、极限水平将在23%左右。实际上,央行在那一年10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2008年1月达到15%。鲁政委这一看似疯狂的预测却是最终最接近实际结果的,因此他也被许多媒体冠以货币政策预测帝的称号。

不仅如此,2008年1月,在美联储大幅降息75bp(Basis Point,基点)之后,即率先认为美联储或采取购买长期国债注入流动性的量化宽松政策;关于人民币汇率预测, 他早在2013年就表示,未来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改革将会加快,汇率弹性或会显著增强。

如今,勤奋、踏实、诚恳的鲁政委早已硕果累累。2010年12月被授予上海金融领军人才;2011年7月荣获首届沪上十大金融创新人物称号;2011年和2012年连续两年被香港专业投资者杂志《The Asset(财资)》评为亚洲人民币债券最佳分析师;2014年,在《证券市场周刊》举办的远见杯评比中,获得中国宏观数据月度预测第一名;2016年度路透社中国经济指数预测调查第一名。此外,他曾在《经济研究》和The Chinese Economy等专业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10余篇,著有《预测背后的逻辑》等专著。

市场研究更关注实用性

其实,鲁政委从1997年9月至2003年8月,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文学院社会科学系担任工商管理专业的教学工作。不过,在2006年6月, 他毕业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经济系西方经济学宏观经济方向(博士)后,放弃了较为安逸的高校教师工作,于2006年7月至今,加盟兴业银行市场研究团队。

为何选择市场研究而放弃教学研究?他回答说:现在经济学的大学教学非常数理化,而我觉得还是活生生的现实更为生动。从事市场研究,要有较强的直觉和市场感觉;高校教师比较注重科研能力和论文原创性,而市场研究重点关注实用性,分析师要成为万金油,既要懂利率、外汇、财政,又要懂银行、证券、保险等财经知识。

而这样一位万金油型的实用性市场分析师,是如何看待目前的经济形势呢?2016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作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而不难发现,去年12月18日至20日举行的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推进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重点在上下功夫。

在鲁政委看来,这意味着即将迎接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他日前发文指出,之所以发生这一转变,是由于房地产去库存和微观企业去杠杆已经出现了一定的成效。在房地产去库存方面,在棚改货币化的支持下,三四线房地产库存已经得到了明显的去化。截至2017年8月,三四线城市住宅库存去化周期已经从2014年11月峰值的17个月下降至7个月;在微观企业去杠杆方面,2017年10月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5.7%,较2016年同期的56.1%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

因此,就成为了2018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的侧重点。大力破除无效供给,把处置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推动化解过剩产能大力培育新动能,强化科技创新,推动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培育一批具有创新能力的排头兵企业,积极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大力降低实体经济成本,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继续清理涉企收费,加大对乱收费的查处和整治力度,深化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等行业改革,降低用能、物流成本

此外,对于2017年引发众多争论的新周期,鲁政委则表示,经济发展趋势并没有新周期,只有L型。周期一定要有凹凸起伏的数据表现,而经济新常态下,重质发展就是L型的增长,而不会出现V型。

展望2018年宏观经济形势,出口增速会略有放缓,租赁房将成房地产热点,基建投资将减速,制造业投资震荡,消费加快。财政扶贫、环保支出将上升;统一监管下大资管去空转、去套利、控杠杆、破刚兑将落地。对于2018年人民币汇率展望,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总体将保持平稳,但波动或会加大,而且波动没有明显的方向性。鲁政委说。

绿色跑步 也要绿色金融

十九大报告对生态文明、绿色发展与绿色金融等方面篇幅之长、站位之高、决心之大,在党的文件中是空前的。而鲁政委不仅是经济学界喜欢绿色、健康跑步的专家之一,也是国内首席经济学家中少有的研究绿色金融的专家之一。

而就在记者专访鲁政委后的第三天(1月19日),兴业银行在北京召开了献策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研讨会暨《从绿到金:基于赤道原则的银行可持续发展实证研究》新书发布会。记者又见到了进行主旨演讲中的鲁政委。

虽然绿色金融在我国发展迅速,不过绿色金融还有一个到现在都一直没有完全解决的关键问题,就是绿色金融到底怎么能够依赖市场化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能够真正把绿色金融结合起来,可谓此时相望不相闻鲁政委感慨。

他建议,让绿色债权获得优先受偿权。这样能够使绿色的债权变得更安全,即便收益率低一点投资者也愿意投资。同时,降低绿色融资的风险权重。截至目前,兴业银行的绿色贷款不良率只有约0.2%,中国银监会发布的截至2016年6月的21家主要银行机构绿色信贷不良率也只有0.4%左右。而同时期全部贷款的不良率则约为1.7%,绿色贷款的不良率大约只有普通信贷的1/4左右。因此,为什么不可以把绿色信贷的风险权重进行下调?如果这样,我相信绿色信贷也会发展更快。就好像投资者虽然利率低也愿意买国债,是因为其风险权重为零;愿意买ABS(资产证券化),也因为一定评级之上的ABS风险权重更低。他直言。

此外,他建议,绿色项目需要长期、低成本的融资,短期资金很难为绿色项目提供融资,而当前债券的发行利率造成不少绿色项目又难以承受,因此,为支持作为2020年之前三大攻坚战之一的污染防治,对于绿色金融还可以考虑进行定向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