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青春守望特殊孩子的未来

发布时间:2018/09/11 来源:义乌商报 阅读次数:2836 

5.jpg

刘禹彤耐心引导孩子。

6.jpg

拉着孩子们走进操场。


  昨天是第34个教师节。在义乌市星光实验学校操场上,师生们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庆祝活动,每位特教老师都收到一束鲜花。刘禹彤老师刚收到鲜花,就马上投入管理学生的工作中。刘禹彤说,这些孩子比较特殊,会突然发火、哭泣,或者突然跑出去,甚至动手打人。但她觉得这里的每个孩子都是一粒种子,只是花期不同,她要用青春呵护孩子们,帮他们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每个孩子都是宝贝


  今年33岁的刘禹彤是吉林姑娘。早在2010年,这个刚毕业的东北姑娘就来到了星光实验学校,成为义乌市首批培智教师。与普通老师相比,她面对的学生都比较特殊,折翼的天使、失语的精灵、星星的孩子……她因此要付出比普通老师更多的努力和爱。


  刘禹彤一进入这所学校,就担任培智中班班主任和数学老师。由于这些特殊孩子大多都有智力障碍,逻辑思维能力极差,所以数学教学难度极高。比如,一堂简单的识数课,刘禹彤就要手把手教他们数,还得给他们演示口型,练习数字发音,重复数十遍,甚至几百遍,用上各种办法,一堂课也只能学一个数字。一天课上下来,刘禹彤往往是声音嘶哑、咽喉肿痛。


  与学生朝夕相处的刘禹彤,一直把孩子们当做自己的宝贝。元元是班里又高又壮的男生,有较严重的智力障碍和攻击性行为。刘禹彤曾被他扇过耳光,也曾被他用书本砸伤过眼睛,但面对元元的攻击和伤害,她就像妈妈一样包容,耐心安抚和引导,慢慢形成一套个性化教学方法。过了两年,元元的状况得到明显改善。刘禹彤说:“这里的大部分孩子都有不良行为,有的会无意识地做出侵犯行为,有的不讲卫生,我们需要仔细观察分析每个孩子的反应和表现,根据他们的实际情况,进行对应的教学,耐心纠正他们的错误行为。”


  为6名孩子开设“卫星班”


  2016年,为了推进融合教育,星光实验学校在尚阳小学创办了“卫星班”。这是专门为6名重度残疾儿童开设的班级,他们中有的不会说话、不会走路,有的半聋半哑,还有的是自闭症患儿,不停地闹腾。作为一名党员,刘禹彤主动提出前往“卫星班”担任班主任。


  要走进孩子的心里,还真不容易。刘禹彤逐个登门看望学生,对每名学生进行细致的学前分析研判,确定教学目标,选定教材,完成课程设置。每天早上,刘禹彤总是早早地站在校门口,一遍遍地问好,用微笑打开孩子们孤寂的心灵;课堂上,孩子们无法规规矩矩听课,吵闹是常态,刘禹彤就用玩具吸引他们坐在座位上,用儿歌讲解常规课程。这样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课堂慢慢规范了,从起初无人回应,到三三两两站起身子,再到孩子们主动问好,这些变化让刘禹彤欣喜不已。


  刘禹彤除了上课,还要帮孩子们做康复练习。乔乔来“卫星班”之前,一切活动都由寄养家长代替完成,吃流质食物,口部肌得不到锻炼,不会说话,平时在家里多数时间都是躺着的,连站起来都困难,更不用说走路了。入学后,刘禹彤为乔乔进行了专业的知动觉个别训练,教会乔乔坐、跪、爬等基本动作,为孩子的独立行走打下了基础。每当一堂个训课结束,刘禹彤总是汗流浃背,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年多的训练,乔乔终于能独立行走了。


  短短两年时间,“卫星班”的6名孤残孩子个个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刘禹彤以微笑注解人生,以爱心定义教育,在“卫星班”这块“实验田”里,她用爱创造出了奇迹。


  把青春奉献给特殊教育


  这个学期,刘禹彤重新回到了星光实验学校,担任一年级班主任。每天,刘禹彤都要跟家长沟通,想方设法帮助孩子们,引导家长对孩子在家做针对性训练,提高生活能力和认知水平。刘禹彤告诉记者:“我们每天要对孩子进行无缝管理,他们离不开大人。我们没有标准教材,课前准备尤其重要,而且复杂,只能根据国家标准实行一人一案制,针对每个孩子设立个性化教学内容,准备不同的教案和材料。”


  8年来,刘禹彤努力钻研业务,不断提升学科的专业能力。她曾多次参加市级以上教学研讨活动,先后获得2011年新教师课堂比武优胜者、2016年省优质课比武二等奖、2016年度送教上门先进工作者、2017年义乌市第十二届教坛新秀等荣誉。经过认真总结,她潜心撰写了《浅析培智学校生活化数学》《让“卫星”找到星空坐标》等7篇论文,完成了1个课题,分别在国家、省、市级评选中获奖。


  像刘禹彤这样的特教老师,在星光实验学校有29名。他们一头担负着家长的重托,另一头奉献着特殊教师的爱;一头牵挂着特殊孩子的今天,另一头守望着特殊孩子的未来。他们在沉寂中品味,在平凡中坚守,用细微的言行滋养着这一颗颗特殊的“树苗”,用细致情感背负着特殊孩子的成长之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