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娘”王巧珍细数义乌婚恋变化

发布时间:2018/11/21 来源:义乌商报 阅读次数:2709 

6.jpg


       改革开放40年,人们的婚恋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最传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终生,到当今的网络相亲,甚至年轻人上“婚恋学校”,父辈和子辈经历了不一样的婚恋,也留下了不一样的记忆。20多年前,在义乌开出第一家婚恋介绍所的王巧珍,对义乌人婚恋观的变迁有着更深刻的感触。


  义乌第一家“婚介所”


  上世纪70年代初,王巧珍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屋漏偏逢连夜雨,儿时的她,因骨骼病变导致下肢残疾。此后,她一直靠打短工、摆地摊勉强维持生活。1997年,已成家生子的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压力。她去一家又一家工厂找工作,每次都碰一鼻子灰,好不容易打听到当时可以承包经营一个街头报刊亭,但自己一家根本拿不出1万多元费用。后来,无意中认识了一位“媒人”,心与心交流中,她萌生了开婚恋介绍所的念头。在丈夫的支持下,她东拼西凑拿出了几百元钱,买了两块黑板作为招牌,在原新马路37号附近开出了义乌第一家名叫“玫瑰园”的婚介所。


  起初,都是偷偷找上门来


  新马路有家婚恋介绍所,大家都觉得很稀罕。回忆起当初开业时的场景,王巧珍说“看热闹的多,但真正想找对象的人个个都不好意思。”


  那时的新马路人气超旺,王巧珍的婚恋所里里外外也聚满“凑热闹、看新鲜的人”,但几乎没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上前登记“请她找对象”,倒是每天深夜或者凌晨有不少人悄悄前来咨询、登记,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生怕被别人发现。毕竟,在那时,大家都保守,这样做很不好意思。记得有一天凌晨4点多,还在睡梦中的王巧珍被时断时续的敲门声惊醒,打开门一看,是一名30岁左右的“同年妹”,她红着脸说:“我想找你帮忙看看!”


  “只要人家有意愿,我总会动员所有的亲朋帮助寻找对象,直到找到合适的为止。”王巧珍说,那时不管男女,大家的标准要求通常是人憨厚老实、有固定工作,大型国企职工最好。彼此都满意后,才开始安排双方整个家庭的见面会。男女即使看对眼了,也不会立刻拍板建立恋爱关系,而是要先以普通朋友的身份交往一段时间。见面的地方也多是马路边。


  “看电影、去舞厅”的兴起


  城市发展的车轮滚滚向前,人们的婚恋观念也悄然发生变化。由于王巧珍的婚恋所被越来越多的人熟悉和了解,一些思想新潮、自身条件较好的人开始踏进介绍所的大门。到2000年,她的婚恋所集聚了3000多名会员。


  “短短几年后,与刚开业时比,大家选择对象的要求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男人要潇洒,女人得漂亮,外表、容貌开始被公开作为要求提出,尽管男女要求时的姿态不太大方,在先提老实、善良等传统美德后,装作不经意地随口一提。此外,男方还要求女方的工作能固定。女方的要求似乎更多些,对生活条件的渴望也更强烈些,她们往往要求男方家庭经济条件好点,父母有退休金,有婚房,个子高点。那时最吃香的职业是老师和医生,因为两者都工作稳定、有一技之长,一方面有额外假期,另一方面社会声誉好,撑面子。男女双方见面时,还会送花、送钱包、领带等小礼物等,小礼物外面会包上很有情调的包装纸,再在上面扎个纸花、放张卡片什么的。


  更值得一提的是,众多的青年男女约会方式有了明显改变。“请你看电影”“去舞厅跳舞”成了新潮语。王巧珍说,那时,她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在义乌几个“知名”舞厅包专场做活动,每次参加人数都有一两百人。


  顺势拓展婚恋新模式


  如今男女双方恋爱,不仅要“三观”一致,还要谈得来,更要两情相悦。婚恋介绍在形式上也平台多多,在内容上出现个性化、高质量的趋势。


  目前,在义乌有数十家婚介机构,竞争的压力不可避免。王巧珍敏锐地察觉到,传统的婚介形式已经不能满足现代青年男女的“口味”,于是,她通过组织8分钟见面会、户外运动、郊游、野外烧烤、文化沙龙等途径,为男女青年之间的思想交流与碰撞提供平台。但她发现,尽管如此,成功率仍不能达到理想的目标,因此她又花了两年时间,到上海、杭州等城市参加婚介教育培训,后来组建了属于自己的专业婚恋顾问团队,拓展“婚恋学校”服务,与每位征婚人交流探讨婚恋价值、技巧,量身定制,不间断筛选、沟通、邀约、鉴别,以深厚的心理学知识、丰富的行业经验、高尚的职业操守为依托,推出了线上线下双向服务,线上相亲、线下红娘配对交往的婚恋新模式。


  王巧珍从“残疾女孩”到“资深红娘”,从生活艰难到物质精神富足,每年都促成数百对有情人喜结连理。她说,是婚恋介绍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只要她身体允许,一直会坚持下去,让更多俊男靓女少走弯路,尽早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