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警方捣毁一新型赌博团伙! [多图]

发布时间:2019/05/24 来源:义乌公安 阅读次数:3986 

       这是一场“赌博机”的狂欢,自动售货机被植入“特殊主板”,变身成为赌博机,刷机身的二维码便可进入赌博界面。


       虽然界面显示是下注抽香烟、饮料等商品,看似是促销游乐手段,但顾客可多倍下注、以小博大,并且直接向老板兑换现金,完成“赌博”这一实质行为。


       “赌博机”狂欢的终结,要从义乌警方接到的一起“假警”说起……


       一起“假警”


       2018年的双十二,全民陷在“买买买”的狂欢中,在义乌上溪镇的一家烟酒小超市里,有一群人却围着一台自助售货机,陷入了“抽奖”的狂欢。


       叮——“110吗?我要举报,有人在某某超市里赌博。”接到报警后,上溪派出所民警王顺超和同事前往事发地。晚饭刚过,小超市虽然围着不少居民,却没发现有人赌博。他们走访了一圈,都没老百姓说有看到赌博。


       就在王顺超以为接了个“假警”的时候,有人说漏了嘴,“售货机扫二维码抽奖,可以换钱的。” 王顺超再去问时,对方马上改了口,只说可以自助买烟。那台摆放在小店一角的自助售货机,引起了王顺超的兴趣。


       这台售货机,乍一看没有任何问题,里面摆放着饮料、香烟、食品等小物件。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香烟壳子和饮料上还有马克笔写上去的字,比如一包小瓜子上面写着中华45,这显然有猫腻。



       门板上,有购买物品的二维码。王顺超拿出手机一扫,出现2个选项,一个是正常购买,另一个则是押注购买。进入押注,有“嗨购”“大转盘”“夹娃娃”三种游戏可供选择。选择大转盘,出现一个类似早先界面的水果机,有12个格子,里面有红牛、咖啡、香烟还有Bigwin(价值500元)等选项,每样商品可随机下注0.8元-1.5元,最多可选4样商品。



       王顺超选择了价值139元的红牛一箱,下注0.95元,12个格子开始跑马灯,最后落在了一瓶可乐上,押注失败,财物两空。如果押注成功,系统自动生成兑奖券,用户可兑换实物或换现金。


      “你看,我就是搞促销,和抽奖一样的,几块钱的事儿,怎么能是赌博呢?”这家店的赵老板此时露了脸,打起了圆场。但他这一套说辞,没能打动王顺超。


       自助售货机是“赌博机”吗?


       事实上,王顺超发现,押注购买界面还能选择下注x3和x5倍来提高中奖率,比如下注1元,4样商品都选,且x5倍,一次下注就是20元,几秒钟就能押注一次,几分钟就能输掉几百元。



       玩过一把后,王顺超判定,这极有可能是“赌博机”的变形。依据国家法律、司法解释等规定,认定以下三种游戏机为“赌博机”:具有退币、退钢珠功能的,具有设定赔率、以小博大功能的;具有押分退分、退奖券功能的;以现金、有价证券作为奖品的,以现金、有价证券回购奖品的。如果以赌博机组织赌博活动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行为。


       这台售货机已经具备设定赔率、以小博大这一特征,是否存在以现金回购商品的情况呢?王顺超和同事先去找了几个玩过售货机的顾客,有4个客人说都兑换过钱,但是输的多,其中一个顾客老董说,他才玩了2.3天,已经输掉了几千元钱,只中奖过几百元,而且还要给老板手续费。



       有些熟客说,11月左右,找老板拉了一个微信群,直接把押注购买的二维码贴在群里,他们只要在家点手机就能玩,中奖后点击兑换商品,截图给赵老板,便能兑换微信红包。而兑换的商品自动从售货机掉落后,赵老板便会去拾取。


       这些顾客的说法,让王顺超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第二天,王顺超去银行查找老板的流水,更是发现惊人的实事——自2018年10月至报案,2个月游戏账户的流水平台足有109万元。售货机里比较贵的一箱红牛才139元,也就是说2个月至少要卖7000多箱,这符合售货机的现实吗?


       当天,义乌警方以涉嫌开设赌场罪对赵老板刑事拘留。


       团队的二次创业


       审讯中,赵老板交代,2018年8月,一个名叫小施的人来店里推销“智售客”售货机,经过了解,他觉得有利可图,便购买了一台。最初,他与“智售客”公司协商好,通过机器后台操控中奖概率,刚开始把中奖概率调高,吸引更多的人来玩,等大家“有瘾”后,再调低概率。


       这让警方意识到,全国可能存在多个小庄家“赵老板”,而这背后可能还有一个“大庄家”,不仅出售机子,还从小庄家处“抽头”。


       2019年1月,赵某某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义乌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19年2月12日,义乌警方抓获“智售客”的股东之一的小施,且逐渐摸清了这个团伙的架构。



       小施还有两个主要合伙人,一个是业务推广大神小鑫,另一个是技术大神小凯。小鑫和小凯一直合作在做POS机生意,同时接单一些软件设计的生意。2018年6月,有一名客户找上门,问他们能否设计类似“猫小贩”公司的类似产品——正是披着售货机外衣的“赌博机”。


       小鑫和小凯深入研究了一下“猫小贩”的机器,自己开发了后台,成功做出了一台样品。然而此时,前来询问的客户却不见了踪影。小鑫和小凯一合计,觉得有利可图,成立了一家名为“智售客”的公司,决定自己再创业。


       2018年9月,“智售客”自动售货机向市场投放,小施作为小股东以及推广员,在全国进行推广机器。此时,金华武义警方对“猫小贩”公司的抓捕行动,对于“智售客”来说,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不少“猫小贩”的代理商纷纷投奔“智售客”,他们大多是小超市的老板,全国市场极快被打开。小鑫曾在一台“智售客”的机器前,看到火爆一幕——顾客拿着蛇皮袋在装掉落的物品,再拿去超市向老板兑换物品或现金,这让他觉得自己的创业极其成功。


       短短2个月 流水3000多万


       那么“智售客”如何获利?是否也能判定公司主要成员,涉嫌开设赌场罪?


       王顺超在那段时间,化身成了“数学狂魔”,在小黑板上写了大半天后,他算清了公司和代理商的获利模式。


      以一台自动售货机来算,成本是5000元左右,售价在6000-7000元,这是一笔硬收入。还有一笔软收入,就是“抽头”。


       假如一天之内,一台自动售货机里,顾客总共押注1000元钱,中奖200元。公司有2笔获利:一笔未中奖的800元,公司抽头20%,也就是160元;另一笔是中奖的200元,代理商从公司提现的话,要收1.5%的手续费,也就是3元。


      代理商的获利也不少,同样是1000元,代理商可获得800元中的80%,也就是640元;另一笔200元给公司交完手续费后是197元,兑换现金给客户,代理商还要收取10%的手续费。事实上,哪怕客户花了1000元中奖1000元,代理商都有10%的手续费可赚。



 

       义乌警方经过调查,像赵老板这样每日流水在几万元的代理商,并不在少数。而公司的后台可以掌握流水,也就是说小鑫和小凯明知代理商存在“网上开设赌场”的行为,还提供支持且从中获利,符合开设赌场行为。


       2019年2月份,上溪所联同治安分局成立专案组,分批赶赴丽水、贵阳对智售客涉案人员进行统一收网,抓获该公司骨干成员12人,同年4月,上溪所民警对该公司下属代理商进行收网抓捕,先后抓获代理商7名。


       目前,19人均被义乌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其中11人已移送义乌检察院检起诉。


       注:涉及嫌疑人的皆为化名